您好!欢迎访问山东青州山合水花卉苗木合作社的网站!加入收藏在线留言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
您的位置:首页 -> 新闻中心 -> 信息详情

花卉产业遭遇新转型


    一枝玫瑰所面临的困境或许只是当前大连花卉市场的缩影。“今年,蝴蝶兰、大花蕙兰、红掌、一品红等花卉都遭受了价格骤降以及销路不畅的双重考验,这个花香四溢的绿色产业似乎提前遇到‘年关’。”业内人士说。
   “今年,很多花卉的价格回到了10年前,这可不是简单的轮回,而或许将是对一个产业的生死考验。”大连市花卉协会会长王世亮表示,当前情况下,大连花卉产业更应该加强行业管理,谋求突围之路。


     一朵大花蕙兰的冷遇
    与一些玫瑰园投资者一样,最近,徐长阁也高兴不起来。作为大连圣洁兰花有限公司总经理,他公司培育出产的大花蕙兰如今也面临低价和销售不乐观的困境。
“我们在普湾新区炮台街道有大约300亩的花卉种植园,主要种植大花蕙兰,目前,年产这种高端花卉约10万盆。”徐长阁表示,大花蕙兰主要是作为年销花,在春节之前集中上市,该时段的销售占到80%以上。另外,其还是一种礼品花,曾经在高端花卉市场可谓风光无限。
“2011年之前,一盆大花蕙兰批发价200多元,而现在为120元左右,最便宜的仅为100元。除了价格跳水之外,如今,销售压力也很大。以大连某大型花卉市场为例,前几年,该市场每天平均能批发大花蕙兰几十盆,到上百盆,而现在,每天能卖掉几盆就不错了。”徐长阁黯然地说,初步估计,今年,其公司运营能勉强持平就不错了。


   一个40多亿产业的考验
   事实上,遭遇考验的远不止大花蕙兰。“以工程用的草花为例,2001年时,这种用于工程绿化和装饰美化的草花每盆1.2元,而今年,其价格重新回落到1.2元,有的甚至仅为1元。十几年时间,这种花不仅没涨价,反而还降低了。”业内人士不无唏嘘地说,而在这十几年里,人力成本大约上涨了3倍,培育花卉的各种耗能成本也上涨了几倍,在这样的反差中,利润恐怕就难以保障了。由此可见,今年,大连花卉产业所面对的考验会有多严峻。
“现在,像一品红、蝴蝶兰、红掌等花卉遭受的冲击可能更大,因为,之前这些花用在会议、庆典以及礼品渠道较多,但现在,会议简化节约已经成为常态,而且,送礼之风消匿,同时,大众对鲜花的消费意识以及购买能力都不够高,使得很多花卉寻嫁无门。”大连瑛琦花木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寿胜表示,如今,大连花卉产业似乎进入到了一个新的转型期。
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,大连有大大小小花卉生产型企业2000多家,年产各种花卉10亿多株;花店大约1500家,大型花卉市场十几家。“据称,这些花卉企业每年能够实现产值40亿元以上,而如今,这个正在盛开的产业却不得不面临一场来自市场的风雨洗礼。”



【更新时间:2019-11-10】
[返回]